度假村的20年(1)澳门开放成功的奇迹

从一个安静的小城发展成为世界级的旅游胜地,澳门完成了一项前所未有的壮举。

(这是回顾20年来澳门综合度假村的发展四部分特别系列的第一部分。)

1999年以来澳门的历程是世界上最引人注目的篇章之一。这里曾是前葡萄牙帝国在亚洲的一个静谧遗留地,以别致的老建筑、鹅卵石铺就的街道和美味的马介休而闻名,而现在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

澳门人均 GDP 预计今年将超过 14 万美元,富裕程度将赶超石油国家卡塔尔。

诚然,并非所有福利都会惠及社会最底层,在任何遵循资本主义、市场导向原则管理的领土内,很少能做到这一点。然而,令澳门引以为豪的另一个繁荣程度指标是员工平均工资,在过去 20 年里,员工平均工资增长了近四倍。在过去 20 年间,财富、健康、预期寿命等各项指标都呈上升趋势。

这一成功源自于诸多因素,从敏锐的长期规划,到关键发展时期的具体决策,再到多达 14 亿人口的客源市场日趋增长的收入等等。然而,在整个故事的背后隐现一个关键行业 —— 博彩业,以及 1999 年 12 月 20 日澳门回归中国翌日作出的一个关键决定,即开放博彩业。

自 2002 年澳娱的专营权被打破、6 家新的持牌公司展开竞争以来,博彩业年度总收入飙升了 7 倍多,而年到访人数几乎增长了两倍。

虽为一个小城市,但澳门这样的增幅在世界历史上也是前所未有的。

今天,在澳门准备庆祝其作为中国特别行政区成立 20周年之际,有许多英雄人物因澳门的成功而值得赞扬。在澳门为未来 20 年的发展做准备的同时,经济的 “ 适度多元化 ”计划也备受关注,这需要新的英雄挺身而出,接过火炬。过去 20 年来,博彩业的发展,已助澳门以其世界级综合度假村丰富多元的娱乐产业,以及人均收入和生活水平的提高,而闻名于世。

当然,若无中央和澳门政府的支持,博彩业仅靠自身的拼搏不可能取得同样的成功。毫无疑问,澳门的六家博彩业持牌公司在各自存续期内均十分重视政府给予的特许经营权,即,能够在中国境内专营博彩业。加上中央和地方政府在过去 20 年间推出的一系列政策,澳门的持牌公司已经拥有了促成澳门经济奇迹的一切元素。

但是,持牌公司同样也达到了要求它们达到的效果 – 甚至不止于此。上个月,澳门政府发布了最新的博彩业中期评估报告,认可各家持牌公司一直在帮助政府实现最新五年计划的目标。

这只是一个保守的说法。澳门现在拥有世界上一些最有魅力、最受欢迎的酒店、排名最靠前的餐厅、水疗中心、商店、表演和其他休闲娱乐项目,这些都让区域内以至全球的竞争

对手羡慕不已。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数百亿资金投入在这些项目中。正是通过这些增长,40% 的博彩总收入以税收形式纳入澳门特区政府收入。

并非一切顺利

诚然,澳门博彩业的发展至今取得了丰厚的回报。然而,过去 20 年澳门并非总是一帆风顺。那些欢欣的时刻,尤其是在2004-2007 年和 2011-2014 年期间的繁荣年份,比其间让人神经紧绷的时光更令人难忘。

这完全可以理解。谁愿意回忆 2003 年博彩业刚起步之前非典(SARS)疫情爆发的后果(当时颁发新牌照似乎是一场豪赌)?或者 2005 年禽流感肆虐澳门地区时?还是 2008年广东省政府对个人自由行签注实施限制的时候?这甚至还没有考虑到全球和全国层面对澳门造成的更大影响,比如全球金融危机在 2008 年至 2009 年间造成的余波,当时许多公费旅游几乎陷于停顿 ;以及 2014-2016 年间中央政府全面开展反腐运动,VIP 需求锐减。

那是一个艰难的时期,许多博彩业高管私下里不得不质疑自己对澳门博彩业的信念,尽管他们在公开场合表现得很淡定。

幸运的是,澳门具备度过困境、迎接顺境的特质。如今,尽管其它地区的博彩业集群正在崛起,但澳门仍是博彩业无可争议的冠军,其收入和利润令竞争对手(包括拉斯维加斯的博彩公司)相形见绌。

即使经历了去年的增势放缓,澳门的博彩总收入按月均计算仍是拉斯维加斯的五倍多。尽管全球博彩业的许多领先品牌都热切期待日本成为它们的下一个增长极,但毫无疑问,澳门仍是世界上运营综合度假村的首选之地 —— 在可预见的未来,很可能也是如此。

澳门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它是如何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博彩产业的?这是一个非常值得一讲的故事,时间跨度从首家综合度假村开业直到今日。

(续第2部分